当前位置:木木书吧 > 男生都市 > 我的冷傲老婆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真正的英雄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真正的英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愚蠢?安东国定定心神,冷冷看向天雪:“你不配说我愚蠢,在这里,有资格说我安东国的,是他!”

????安东国指着叶凌天,很是傲娇的昂起头颅:“姓叶的,敢不敢跟我一战?”

????叶凌天从背后抽出寒芒,走到天雪跟前,笑眯眯的问她:“你觉得呢?”

????“刚才突袭的时候你没出手,现在也不许出手。 ”天雪斜瞅叶凌天一眼,“记住你的身份,你是统帅!你见过几个统帅上阵和穷寇拼杀的?”

????安东国听天雪这么一说,仰天狂笑,而后看向叶凌天的眸中全是讥讽:“没想到赫赫有名的叶凌天,竟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我现在仅有两成战力,还不敢来?你的胆子是不是落在你妈肚子里了?”

????叶凌天耸耸肩膀,对安东国笑道:“你别激我,如果我吃你这套,恐怕你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安东国脸色一窒,哑口无言。

????“说句公道话,我的夫君在勇气一环着实不能跟安掌门相提并论。”天雪缓缓抽出碧海青天剑,长筒靴踩在倒下的毕松泉脸上,黛眉一挑,“如果换成我夫君领导逍遥谷,恐怕你拿着刀子抵着他的咽喉,他都不会领着一大群人千里迢迢来赴死,安掌门这份勇气一般人不具备。”

????千里迢迢赴死?将这一战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可不正像天雪说的那般?面如死灰的安东国擦擦嘴角的血,阴冷冷的目光盯着天雪巧笑嫣然的面庞,吐了口唾沫:“别在老子面前卖弄风情,真要卖弄,脱了衣服到床上再让老子见识见识你有多风骚!”

????天雪很是怜悯的看向安东国:“不能手底下伤我,想用言语让我心里不舒坦,连这招儿都使出来,何为穷途末路,我算见识了!”

????天雪提着剑一步步走到安东国跟前,很是狐疑的问道:“难道你没想到激怒我的后果吗?死人肯定见识不到我在我夫君怀里有多风情万种,活着的人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到你们安家女子的婀娜身段水嫩肌肤,届时我会让此战所有的功臣乃至俗世中人好好领略你们安家女子有多销魂!”

????安东国指着天雪怒骂:“女表子!”

????天雪拂了下耳畔的散发:“鉴于你的精彩表现,我会满足你的愿望,让逍遥谷倒下武者的家眷去诠释刚才那两个字的真义!”

????安东国浑身颤抖着,手中的唐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冲着天雪怒吼:“你不是人!”

????“我确实不是人,我是神!不容亵渎的神!但刚才你亵渎了神灵。”天雪用碧海青天剑指着安东国的脖颈,笑眯眯的道,“跪下忏悔,或许神会改变主意,让惩罚稍稍轻一些,”

????安东国静静看向天雪的面庞,也不知为何,通红着双眼的他想到那可怕的后果,周身上下的气力瞬间被抽空,缓缓跪了下来。

????“不错!”天雪回头对一名玉潇宫精英冷冷言道,“领着一批人马至逍遥谷,青城派什么下场,逍遥谷一视同仁,差点忘了,鉴于逍遥谷罪孽深重,孩子也莫要放过!”

????“是!”逍遥谷一名精英娇躯一颤,躬身应道。

????叶凌天浑身一颤,走到天雪跟前,想要说什么,却听天雪淡淡言道:“逍遥谷不比青城派,该听的我会听,不该听的你喊破了嗓子都没用。”

????话音未落,天雪手腕一抖,安东国的头颅旋即飞了起来。

????还剑入鞘,天雪挽着略有些僵硬的叶凌天走到赵无邪跟前:“赵长老,咱们可以奔赴湘秋了。”

????赵无邪看看天雪,又瞅瞅那名领命玉潇宫精英,轻轻言道:“逍遥谷历来都是天云山的仇敌,我想逍遥谷的残局应该由天云山收拾。”

????天雪哦了一声,饶有意味的看向赵无邪:“蜀山不去了?”

????赵无邪非常干脆的道:“不去了!从此次战役的过程看,天云山得逍遥谷已算收获颇丰,毕竟我们的付出真没多少。”

????“赵长老要考虑清楚,蜀山的资源可能是逍遥谷和毕家加起来都有所不及的。”天雪正色道。

????赵无邪点燃一根香烟,看了看倒下的天云山高阶武者,缓缓言道:“有命拿就怕没命用,该得多少我心中有数,此次顶级门派混战过后,希望天云山还在,希望很长一段时间过后,我们三人还能坐在一起,而不是拔刀相对。”

????天雪笑了:“赵长老如此聪明,肯定会有这么一天,那好!逍遥谷是你的,玉潇宫不染指!”

????看着叶凌天和天雪领着玉潇宫的人马从战场撤离,天云山五长老不解的道:“大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参与此次会战就是为了抢夺资源,以便在不远的将来应对玉潇宫的挑战,现在您将大肥肉给天雪吃,我们前边的路更难走啊。”

????赵无邪指着战场上的尸体:“看清楚了,同样的情况下,我们的伤亡比玉潇宫多三倍有余,这说明什么?说明玉潇宫完全有碾杀我们的实力,她们跟我们合作无非是为了减少伤亡应对宗门厮杀!自始至终,我们都小看了玉潇宫,她们这一千年藏得够深。”

????五长老浑身一哆嗦,心头被阴云死死盖住:“大长老,照你的意思,他玉潇宫是刀俎,我们就是鱼肉?”

????“从实力对比看,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赵无邪狠狠抽了口香烟,看向远方,幽幽言道,“但这并不代表天云山会走上逍遥谷乃至蜀山的老路,最近武门动静太大,宗门的势力不出现不对头,我们要做的就是依附而后发展!”

????五长老低着头,脸上挂着不甘。

????赵无邪瞟了他一眼,静静言道:“跟叶凌天在丽江畔吃烤鱼的时候,我的思想从本质说跟安东国并无二致,可看着他们的惨状再想想川北森林叶凌天的举动,我总算开了窍,既然叶凌天可以以退为进,为什么我们不行?都说乱世出英雄,可乱世中那些轰轰烈烈倒下的真的是英雄?不!他们不是,真正的英雄是结束乱世的人,我赵无邪活这一生,要做真正的英雄!”

????说到这里,他按着五长老的肩膀,掷地有声的道:“我们大家一起活到最后,结束乱世,做真正的英雄。”

????湘秋碧空如洗,艳阳高挂,春天终于到了,风里都带着暖意。身着黑色和服的吉野亚衣理了理雪白的领口,对着远处的江水,抿了口咖啡,轻轻问道:“小秦,顶级门派会战走到这一步,看明白了吗?”

????小秦浅三点点头:“看明白了,好大的布局。”

????“你能不能做到?”吉野亚衣扭头问道。

????小秦浅三想了许久之后,摇摇头道:“阁下,如果换成我应该很难,即便在信息技术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可布局这么大,首先要做的就是对各方领导人物的性格研究的清清楚楚,准确判断他们接下来的动向,否则在信息技术方面的控制没有任何意义,更重要的是,华夏官方给予了叶凌天极大的支持,这一切都是我不具备的,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胆色,我没他那么大的胆量和魄力。”

????“是啊,胆色和魄力非常重要。”吉野亚衣双手捧着咖啡,升腾的雾气让她的面色飘忽不定,“在川北森林丢了一枚中子弹,这东西世俗研究出来很长一段时间了,大家吆喝的都很响,却没人真会在实战中使用,叶凌天却用了,川北森林给武门世界提醒的同时,也给各国官方敲了个警钟,这一步退下去,远深药业的损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不,准确来说他赚了!从华夏赚的衣钵满盈再跑到欧洲大捞一笔,等时机成熟再回华夏席卷残云。”

????吉野亚衣吹吹咖啡杯,笑得那么妩媚那么单纯:“这就是我的男人啊,局布的那么深,看的那么远,小算盘打的啪啪啪真响亮,如果他再强那么一些,下面真没咱们什么戏份了,小秦,你说说,叶凌天会不会意识到咱们在湘秋给他来个狠的?”

????小秦浅三想了片刻后,笃定的道:“他应该想不到。”

????吉野亚衣将杯子重重放在石桌上,冷冷言道,“叶凌天再强也是个男人,男人有的欲望他纵然压着却依然有,男人的固势思维他即便想竭力摒弃却不代表真摒弃了,如果我不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不是跟他有密切关系的女人,他可能会料到我会在湘秋搞小动作,遗憾的是他想不到,当然错综复杂的局势也让他想不了那么多,其实能走到这一步,他已经非常非常了不起了。”

????小秦浅三想到叶凌天的表现,感慨无限:“属下认为,叶凌天着实是天纵奇才,已方未动的情况下,灭了蜀山,折了逍遥谷联军一半人马,如果他不是跟阁下生活在同一时代,最后一统天下的人会是他!”

????吉野亚衣胳膊肘支撑着下巴,扭头对小秦浅三微微一笑:“告诉我,你认为在湘秋,我深爱的男人活下来的几率有几成?”

????小秦浅三小心翼翼的回道:“如果阁下坚持己见,叶凌天必死无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